第1章 二當家

-陸雲峰轉身詫異的看向裴傾天。

他冇聽錯的話,眼前這人,是西擎皇?

他此前有揣摩過此人的身份,冇想到他竟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若他真是蘿兒的生父,那東瀾和西擎,豈不是成了姻親?

難怪北蒼皇這般著急的抓走銀霜,原來,他早就知曉了蘿兒的真正身份!

他逼迫蘿兒前往北蒼國,想必,就是不希望蘿兒認親吧?

他掃了一眼裴傾天手中的玉佩圖,那上麵畫著的玉佩圖案,和他記憶中蘿兒從小隨身佩戴的那一塊一般無二。

“我憑什麼相信你?”

雖然他此時看上去十分渴望認回自己的女兒,可他當年丟棄蘿兒也是不爭的事實。

他們陸家雖然比不上西擎皇的權勢。

可他若是不喜歡蘿兒,或是強迫蘿兒回西擎,他便是拚了命,也不會讓他和蘿兒相認。

“我裴傾天在此承諾,若她今後不願意認我這個父親,我也斷然不會強求她,如此,可夠?”

裴傾天的聲音渾厚有力,目光直視陸雲峰。

“跟我來吧。”

陸雲峰轉過身,他知道蘿兒一直在找她生父的下落,若是她知道自己的生身父親親自找了過來,她想必也會開心的吧?

……

長信殿東邊的院子內。

淒厲痛苦的慘叫聲一聲又一聲的從裡麵傳了出來,不過很快又冇了動靜。

門被打開。

陸雲蘿擦了擦自己的手,神色冰冷,“都抬出去吧!”

一個又一個下半身血肉模糊的已經暈厥過去的壯漢被人從裡麵抬了出來。

尋風跟在陸雲蘿的身後走了出來。

全程看了過程的他,有些腿軟。

他認識門主夫人這麼久以來,還從未見過門主夫人這麼狠的模樣。

手起刀落,就像是切蘿蔔似的,一刀一個!

而且他還看到門主夫人給這些人吃了什麼東西,至於是什麼東西,他也不敢問。

但他知道,這些人今後的日子,隻會生不如死!

也不知這些人是怎麼得罪門主夫人的?

陸雲蘿出了房間後,再也忍不住胃裡的湧動,彎著身子“哇”一聲吐了出來,整個人顫抖不已。

銀霜,那些人現在已經成廢物了,他們後半輩子都將永遠活在痛苦之中,過的生不如死!

空間裡,看著這一幕的銀霜淚流滿麵。

娘娘……

陸雲蘿那邊的動靜很快傳到了赫連獄的耳中,他把之前負責看守地牢的一名獄卒叫了過來。

“到底怎麼回事?”

他聽說那十幾個人全部都被雲蘿給閹了,要知道雲蘿平日裡最是厭惡這些殘忍的手段,能逼的她如此,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

“回陛下,這些人……”獄卒看了一眼厲老隨後說道,“他們都曾對那銀霜姑娘做了苟且之事。”

“什麼?”

赫連獄猛地站了起來,苟且之事?

“厲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赫連獄的目光冰冷的掃向厲老。

銀霜剛被抓回龍都城的時候,他曾出宮去過一次,那時銀霜便險些被那些手下給淩辱,他當時便立刻下令,除了關押之外不得做任何傷害之舉。

關進宮裡之後亦是如此!

隻有上一次為了逼蘿兒現身,他這才故意佈局,假意傳出銀霜被辱的訊息,事實上,他根本冇有讓人真的對銀霜做過什麼。

厲老跪了下來,“陛下,是老奴授意的。”

赫連獄盯著厲老,隨後狠狠的甩了他一個耳光!-